另一個房間中,董武怒氣沖沖,秦七面色陰沉,董清月則是一副很不甘心的樣子。“那小子怎麼這麼難對付?”秦七打破瞭沉默,“我們的計劃天衣無縫,他居然也識破瞭!”董武盯著董清月,“你說說,他究竟是怎麼識破的?”董清月說道:“之前他並沒有識破,他看見我要跳崖,他不停地安慰我,想將我拉回來。我也是按照計劃,在他動手拉我的時候將他往懸崖下摔,可是他的反應實在是太快瞭,一下子撐住我的腰,我隻有與他同歸於盡才能將他摔下懸崖。”“看來我們還是低估瞭那個小子。”董武恨夏雷恨得牙癢癢的。秦七說道:“武少對我們不薄,我們卻連這點事都辦不好,他以後還會倚重我們嗎?”董武沉默著,臉色愈發陰沉瞭下來。秦七說道:“武林大會上有切磋的項目,明天我去對付那個老頭,夏雷就交給你對付瞭。”董武沒有說話,隻是點瞭點頭。這時董清月的手機忽然響瞭。董武和秦七的視線同時移到瞭董清月的身上。董清月看瞭一下來電顯示,說道:“是文小姐打來的電話。”秦七苦笑瞭一下,“她還真是心急,大概是想知道結果吧?”董武嘆瞭一口氣,“接吧,這個幹掉夏雷的計劃是她想出來的,她心急想知道結果也是正常的。”董清月滑開瞭接聽鍵,然後開瞭免提。古可文的聲音跟著從手機裡傳瞭出來,“清月,那小子死沒有?”“他……”董清月欲言又止。“呵呵,一定是死瞭吧?我想的點子那麼棒,他此刻肯定摔成肉餅瞭對不對?”古可文的自我感覺很好。不可否認,她想出來的幹掉夏雷的計劃確實很精密周到。董清月看瞭董武和秦七一眼,硬著頭皮說道:“文小姐,夏雷……還活著,我爸隻是刺傷瞭他的大腿。”“這怎麼可能?”古可文的語氣之中充滿瞭驚訝的意味。董清月說道:“他太狡猾瞭,我們已經盡力瞭。”“你們……”古可文並沒有把難聽的話說出來,停頓瞭一下才說道:“沒事,這次不成功還有下次。總之,我不想看到他再回到海珠。”“我知道,文小姐放心吧。”董清月恭敬地道。“就這樣吧。”古可文掛斷瞭電話。“要不,我們今晚聯手做掉他吧,然後出國避一段時間。”秦七說道:“以老爺的手腕,他一定會保我們沒事的。”董武皺起瞭眉頭,“那小子狡猾得很,我們已經打草驚蛇,他肯定會加強防范。另外,我們已經和蜀地唐門的人結下瞭梁子,沒準唐門的人會出手幫忙,唐門人多,這裡又是他們的地盤,我們成功的機會太渺茫瞭。”“唐門?哼!他們以為他們真是暗器的鼻祖嗎?”秦七冷哼瞭一聲,不屑地道:“如果是在我們的地頭上,我滅瞭他什麼鳥唐門!”董武說道:“你千萬不要有這樣的想法。我在道上混的時間比你久,蜀地唐門的底細我還是知道一些的。舊時候,唐門還是一個中規中矩的武林門派,習武修道,唐門的人很少在外面拋頭露面,所以一直都顯得很神秘。可是現在時代變瞭,唐門的核心成員有的進入瞭軍隊,當瞭教官或者軍官。有的進入瞭商界,在改革開放的三十年裡賺瞭個盆滿缽滿,而且沒人知道唐門的財富究竟到瞭什麼程度。這麼大一個歷史悠久的古老傢族,武林門派,就連老爺都不敢輕言對付,你我又有什麼能力撼動它?”有一句話叫螞蟻撼樹,隻是董武沒有說出來而已。秦七心中有些不服氣,不過他心裡卻也覺得董武說得有道理。就在這時董清月的手機忽然又響瞭。董清月依舊開瞭免提接瞭古可文的電話,“文小姐,還有什麼事嗎?”古可文的聲音從手機裡傳瞭出來,“我剛查到,這次武林大會裡面有一個美國人,名叫佈魯斯龍。這個人自稱是李小龍的傳人,並聲稱他才是詠春的正統。他在來參加這次武林大會之前便放話要挑戰大陸這邊所有的詠春高手,那小子不是學詠春的嗎?你們知道該怎麼做瞭吧?”董清月的嘴角浮出瞭一絲冷笑,“我明白瞭,我馬上去找那個佈魯斯龍。”古可文的聲音,“記住,把夏雷吹得很厲害,嗯,還有夏雷的師父梁正春。趕快去,他的房間是202號房。”“我記住瞭,文小姐,你就等我們的好消息吧。”董清月掛瞭電話。董武哈哈笑瞭起來,“這還真是有趣,隻是不知道那個美國人厲害不厲害。”秦七說道:“李小龍最初也是學詠春的,但後來在詠春的基礎上創造瞭截拳道,如果那個叫佈魯斯力李的美國人真的是李小龍的傳人的話,我想肯定是有真功夫的。我們去見見吧,見見也不吃虧。”董清月也笑瞭,“夏雷究竟做瞭什麼?文小姐如此惦記他,被文小姐惦記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清月,有一句話叫自作孽不可活,走吧,我們去見一見那個佈魯斯龍。”董武說。三人來到瞭202號房,董武伸手敲瞭敲房門。房門打開,站在門後的卻是一個穿著運動比基尼的金發美女。金發美女用英語說道:“你們是誰?有什麼事?”董清月用英語說道:“我們是慕名而來的朋友,我們找佈魯斯龍先生。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想和佈魯斯龍先生談談,麻煩你通報一下。”“很重要的事?”金發美女並沒有去通報。董清月說道:“與詠春拳有關。”金發美女聽瞭這句話便將門徹底打開,人也退到瞭一邊,“請進。”董武、董清月和秦七進瞭門。房間裡又兩張穿,一個衛生間,可房間裡沒人。衛生間的門是開著的,裡面也沒人。董武和秦七的頭忽然同時抬瞭起來,視線移到瞭門側的墻角上。墻角上,一個穿著運動短褲的歐亞混血的青年用雙手和雙腳撐著身體兩側的墻壁,整個人就像是一隻蜘蛛一樣貼在瞭天花板下。他的身體上沒有一分多餘的贅肉,肌肉的恐怖程度一點都不亞於截拳道的創始人佈魯斯李,李小龍!董武、董清月和秦七都傻眼瞭。這樣的動作,董武、董清月和秦七都做不到!以為這樣的動作隻有身體強悍到瞭極限的程度才能做到!這個歐亞混血的男子便是佈魯斯龍,這個名字與李小龍的名字僅有一字之差。就在這時,佈魯斯龍突然從天花板上落瞭下來,一拳轟向瞭站在地面上的秦七。他的姿勢就像是撲食的老鷹,讓秦七無法躲開他的攻擊范圍!秦七硬著頭皮對轟出一拳。砰!兩隻拳頭撞在瞭一起。蹬蹬蹬!秦七連退瞭三步才止住身形!他的心中一片驚駭!佈魯斯龍雙腳落地,用流利的中文說道:“我就是佈魯斯龍,你們三個誰是練詠春的?”董武、秦七和董清月的臉上頓時露出瞭笑容……黎明的曙光驅散瞭黑暗,峨眉山金頂之上卻仍然是雲遮霧繞,陽光遲遲照落不到地面上。不過這並不影響武林大會的召開。早飯過後,大會主席何平便將所有的來參加武林大會的人士召集到瞭酒店的一個大會議室之中。夏雷和魯勝跟著梁正春也來到瞭會議室之中,師徒三人到的時候會議室裡已經有很多人瞭。梁正春與相識的人打著招呼,遇到關系不錯的,還特意介紹夏雷給人傢認識。他就差沒跟那些相識的武林人士說“這是我女婿”瞭。經過一晚上的休息與恢復,夏雷右腿上的傷已經不疼瞭,也沒有流血瞭,不過因為傷口比較深的原因,他的右腿略微有點瘸。“夏先生,你的腿沒事瞭吧?”一個女人的聲音忽然傳來。夏雷循聲望去,卻是昨晚幫過他忙的唐語嫣。她與她的哥哥唐博川坐在一起,後者也正面帶微笑地看著他。昨晚他其實並沒有仔細打量這對兄妹,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唐語嫣是一個冰肌玉骨的大美女,一身肌膚白皙嬌嫩,好像是用珍珠粉末和面團揉出來的面人兒一樣。唐博川也是斯文帥氣,別有一種儒雅的味道。他看上去其實不像是一個習武之人,而是一個畫傢或者攝影師什麼的,像個藝術傢。“沒事,謝謝。”夏雷也打瞭一個招呼。“你們過來坐吧。”唐博川主動邀請師徒三人。“師父,要不要過去坐?”夏雷征求梁正春的意見。梁正春點瞭一下頭,“那我們就過去坐吧,人傢幫過我們,不去就失禮瞭。”師徒三人在唐傢兄妹倆旁邊的位置上坐瞭下來,梁正春也主動跟唐傢兄妹倆打瞭招呼,隨後夏雷也和唐傢兄妹閑聊瞭起來。夏雷也喜歡交朋友,唐傢兄妹倆都是非常優秀的人物,這樣的朋友他當然願意多交瞭。沒聊幾句,董武、董清月和秦七也從會議室的門口走瞭進來。看見這三人,夏雷的眼裡便多瞭一絲怒意。“這三個傢夥不知道是怎麼加入的,這次武林大會怎麼會連這樣的人渣都要召進來?”唐語嫣皺起瞭眉頭,她尤其討厭有著一隻水桶腰的董清月。這時有著四分之一亞洲血統的佈魯斯龍也從會議室的大門走瞭進來。他竟與先進來的董清月、董武和秦七坐在瞭一塊兒。董清月低聲跟佈魯斯龍說瞭一句什麼,佈魯斯龍的視線忽然就移瞭過來,直直地看著夏雷和梁正春兩人。超品透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