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议员们也有弃权的权利,这是议员的权利之一。话虽然有点绕,但问题是三十一票对三十一票,这就比较难办了,布莱恩推推鼻梁上的眼睛,用冷漠的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神扫视一下全场,然后宣布:“休会十五分钟。”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可以让议员们冷静一下,同时给阿瑟和保罗拉选票的时间。李牧还是注意到,布莱恩对这个结果并不十分满意,想来也可以理解,布莱恩是费城人,这家伙肯定支持费城继续承办独立百年展览会,而现在参议院的投票是一半对一半,所以这对布莱恩的权威应该是个挑衅。不过这会儿没工夫计较布莱恩的态度,布莱恩刚刚宣布休息,阿瑟和洛克菲勒他们立即开始行动,分头去找那些态度不确定的参议员们,力求让他们支持纽约接手独立百年展览会。保罗那边也是一样,大伙这会儿都很忙,主要是刚才那些投了弃权票的,现在一共有62位参议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这62个人暂时忽略,游说的目标是那十几个投了弃权票的参议员,只要能说服一个,那么接下来说不定就会改变僵持的局面。议员们看来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布莱恩刚刚宣布休息,议员们马上就像是放了学的小学生一样,该聊天的聊天,该喝水的喝水,该放风的放风,还有几个出门去过烟瘾的。这几个过烟瘾的已经学坏了,妥妥的留级生。阿瑟和洛克菲勒他们都在忙着拉选票,李牧也没闲着,出门左拐一溜烟去了众议院。李牧是去找众议院共和党领袖詹姆斯·加菲尔德,根据李牧知道的消息,詹姆斯·加菲尔德和参议院议长布莱恩是好朋友,如果能通过詹姆斯·加菲尔德做通布莱恩的思想工作,那么纽约肯定能赢得投票。出乎李牧意料之外,詹姆斯·加菲尔德并没有在众议院。这也很正常,詹姆斯·加菲尔德在华盛顿有办公室,除了众议院的会议日,詹姆斯·加菲尔德平时应该待在自己的办公室。按照议会日程,众议院和参议院每年大约有90天是会议日,在这90天内,众议院和参议院大概要处理2500多项议题,所以一般来说,议员们总是很忙,他们可不像李牧这么闲。休息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不够李牧去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办公室,等李牧泱泱返回参议院议事大厅,投票已经再次开始。“我们拥有最雄厚的经济实力,最强有力的政府机构,只要把独立百年展览会放在纽约,我们保证不要华盛顿一分钱,不搞任何的摊派,甚至不依靠出售债券和纪念品筹集资金,还犹豫什么?投出你们的宝贵一票,纽约,纽约,纽约!”阿瑟在拼命为纽约拉票,力求让刚才投了弃权票的那些议员们选择纽约。保罗同样没放弃,阿瑟拉票的时候,保罗也在卖力鼓噪:“我们应该从一而终,费城人已经为了独立百年展览会投入了两年的心血,我们的先期投资已经超过两百万美元,这些投资决不能打水漂,费城有能力也有信心把独立百年展览会办好,只需要诸位的再次信任——”两个人一起拉票的结果就是互不相让,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说的是什么,更不用提那些议员们,李牧注意到,已经有上年岁的议员们下意识的捂耳朵,显然是受不了阿瑟和保罗的鼓噪。还别说,鼓噪还是有效果的,十五分钟后,统计结果出来,支持纽约的票数上升到33票。但令人遗憾的是,支持费城的票数同样是33票。李牧感觉麻烦大了,这样僵持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说不定连午饭都吃不上。不过议员们好像并不着急,未来李牧应该会明白,投票不分上下才是正常现象,十轮以内决出胜负都算是速战速决。“先生们,我们应该更有效率,今天的项目很多,这才仅仅是第一个,我可不希望咱们今天上午就浪费在这件事情上。”布莱恩忍不住发话。到现在李牧终于明白为什么二楼围廊没有市民旁观,这可是美国国会,听上去充满高大上,实际上都是这么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一次两次或许还能有点新鲜感,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又是十五分钟的休会期,又是新一轮的上蹿下跳,十五分钟后投票继续进行,这次议员们的热情还不如上一次,32比32,作出决定的议员居然还少了两位。会议再一次进入休息期,李牧注意到众议院的第二秘书好像在二楼围廊处探头探脑。李牧马上出门,两分钟后,二秘来到李牧身边。“里姆先生,詹姆斯先生来了。”二秘态度恭敬。“非常感谢!”李牧随手塞过去一把纽约市政府发行的不记名债券,仅仅是这个通报,价值一千美元。李牧刚才去找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时候留了个心眼,告诉众议院的二秘,如果詹姆斯来到众议院,那么要及时通知李牧,这一千美元就是给二秘的报酬。二秘没有检查够不够的意思,眉开眼笑着把债券塞进口袋,引着李牧去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办公室。詹姆斯·加菲尔德确实是刚刚回来,桌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人刚坐下还没有喘口气,李牧就敲门而入。“里姆,你怎么在这?”詹姆斯·加菲尔德惊讶,随机就回过神来:“哦哦哦,参议院正在进行投票是吧?”“没错,该死的投票已经进行了三轮,全都是不分上下,詹姆斯,能不能帮个忙,或许我们只需要一票,就能让纽约获得胜利。”时间紧迫,只有十五分钟,李牧没时间慢慢聊。“我有什么办法呢?那可是参议院,我只是众议员。”詹姆斯·加菲尔德耸肩,不是不想帮忙,实在是爱莫能助。“詹姆斯,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实际上你应该知道,就算国会不把独立百年展览会放在纽约,纽约也会组织自己的博览会,那我们脸上都不好看,而且效果还不会好,反倒是平白让人看了咱们的笑话,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把这些告诉布莱恩,我想布莱恩一定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李牧不东拉西扯,直接挑明底限,今天这锅肉要是不让我吃,那我就把桌子掀了,大家都吃不着。当然了,这也是因为纽约有这个底气,换成是保罗,他估计不敢用这种带有威胁性质的态度和詹姆斯·加菲尔德说话。说到底,美国政府是为商业大亨服务的,民选政府都是这个毛病,李牧这样的大企业主手中掌握着选票,所以李牧对政治家没有多少尊敬,至少政府里的那种阶级意识对李牧来说没有什么意义。“里姆,这种话不需要我去告诉布莱恩,布莱恩肯定是知道的,虽然我和布莱恩关系不错,但李牧你要知道,我不能干扰别人的选择,不管布莱恩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那都是布莱恩的意思。”詹姆斯·加菲尔德对自己的老朋友还保持着尊重。“好吧詹姆斯,你是对的——”李牧放弃说服詹姆斯·加菲尔德。詹姆斯·加菲尔德说的虽然没错,但李牧知道,这是因为李牧在华盛顿还缺乏足够的影响力,如果李牧在参议院能有十位以上的支持者,那么谁都不敢轻视李牧的意见。出了詹姆斯·加菲尔德办公室的门,李牧仰天长叹。屋顶中央是华盛顿的画像,左边是自由女神的画像,右边是胜利女神的画像,周围还有其他十几位女神,一共是十三个,这代表着美国最初的十三个州。这十几副组图是意大利画家康士坦丁·布伦米迪的作品,只可惜康士坦丁·布伦米迪在画这些画的时候,从脚手架上跌落,几个月后就去世了,随后布伦米迪的学生完成了剩余部分。当看到华盛顿的画像时,李牧突然福至心灵,招手把严顺叫过来,让严顺以最快的速度去请埃布尔·科尔宾。埃布尔·科尔宾抵达参议院的时候,第四轮投票已经结束,结果是令人无语的35票对35票。“里姆,我能做点什么?”埃布尔愿意帮忙,但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你什么都不用做,待会到会场里,你就站在阿瑟附近就行,记住不管是谁和你打招呼,你都不要回应,要做出一副正在工作的样子。”李牧鬼主意多,这是要借势。“呵呵,没问题。”埃布尔马上就明白了李牧的意思,虽然不回应参议员们的招呼有点不礼貌,但埃布尔以后又不打算在政坛发展,格兰特下台,埃布尔马上就会辞职,管他呢。和李牧想的一样,埃布尔虽然只是站在阿瑟附近一句话也不说,但很多参议员们的眼神再看向阿瑟他们已经明显不一样。参议员们当然都知道,埃布尔是格兰特的妹夫,虽然格兰特没来,但埃布尔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