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唯有失去某个东西时,才会觉得那东西很珍贵。尤其是自己的小命。当然了,无论是谁,有多么的牛比,小命一旦失去后,都不会再找回来。岳梓童也是这样。可她却坚持的认为,她死过!至于为什么没有死成,那就不是她的事了。谁让她在绝望地闭上眼,等待生命中最后一次剧痛时,却被一双手给接住了呢?眼看再过半秒钟,岳梓童即将直挺挺摔在悬崖下的乱石中时,忽然有条白色的鬼影,电闪般自悬崖壁上扑过来,伸手接住了她平躺着的娇躯。虽然她不是摔在地上,而是摔在一双手臂上,可岳梓童还是很干脆的昏了过去。这可能是她的潜意识内,早就做好了要死亡的准备所导致吧?也幸亏她能及时昏过去,才让及时扑救她的杨逍,省去了很多麻烦。她如果不昏,就会吓得大声尖叫不说,还会手舞足蹈的。一个不慎,杨逍在迅速用双手把她拖住,化解几分强大的下坠之力后,就会失手放开她,眼睁睁看着她摔下去,摔下去——算是来自异界的杨逍,自身功夫简直是高的没法说。即便是号称当世天下第一高手的胡灭唐,都得在面对她时,惭愧的甘拜下风。可她功夫再高,扑救的再怎么及时,也都是身处距离地面足有两百米的高空中。同样,她也是血肉之躯。自凡是血肉之躯,就别想凭着一双胳膊,能接住自百米高空急坠而下的大活人。岳梓童可是身高一米七六,体重接近六十公斤的。百米的“冲刺”距离,在强大的地心引力协助下,能形成把轿车直接砸扁的巨力。杨逍要想凭借两条胳膊,接住岳梓童,绝逼会骨折的。没有了双臂,杨逍凭什么能在距离地面还有两百米的高空,及时抓住那些树藤呢?所以,她唯有借用巧劲,逐步化掉岳梓童下坠时形成的强大惯性。具体操作流程如下——她在第一次托出岳梓童的身子,连带她本人也往下急坠时,她没有去管。因为她有绝对的把握,能在下坠最多十米时,伸手抓住悬崖壁上的树藤。她只是集中精神,来感受岳梓童所带来的惯性。当她的双臂上,传来无法承担的疼痛,骨骼开始发出呻、吟声时,就迅速抽手。抽手的同时,杨逍纤腰一拧,空中改变方向,伸手抓住了崖壁上的一根树藤。手刚抓到树藤,杨逍的右脚后撩,蝎子摆尾式。用脚底板,再次承接下坠之势略缓的岳梓童。承接点,自然以某人他小姨的翘臀为好。那地方,皮糙肉厚的——丰富的肌肉和脂肪,能起到缓震的作用。同样,杨逍的右脚脚底板,刚接住岳梓童的翘臀,被她及时抓住的树藤,因无法承受她的急速下坠之势,咔嚓断裂。杨逍最先下降,但却又再次伸手,抓住随处而在的树藤。等她的下坠之势顿缓,树藤再次断裂时,她的纤腰再拧,又变成面对岳梓童了。她在转身时,脚尖已经及时点崖壁,再次白发飘飘的,像个鬼魅那样,张开双手去接岳梓童。然后——周而复始这一系列的动作,足有十多次后,杨逍终于可以成功抱住岳梓童的小蛮腰,右手抓住一根树藤,剧烈的喘着粗气,好像腊肠那样,吊在距离地面还有三十多米的半空中了。当然了,这根树藤,还不足以承受两个人的重量。这得需要杨逍脚下,也得踩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饶是杨逍功夫超绝,但在成功把岳梓童抱在怀里后,还是累得眼前有些发黑。需要借助身子随着树藤的摇摆幅度,来调节紊乱的内息。她的剧烈心跳,刚慢慢恢复正常,被她抱在怀里的岳梓童,也缓缓睁开了那双星眸。岳梓童,简直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方才杨逍在拯救她时的情况,是那样的凶险,稍有不慎,俩人都会葬身悬崖。更是把杨逍给累了个半死,出了一身香汗。可岳梓童却在昏迷,昏迷——等杨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拯救成功,她又及时的醒来,醒来——看到杨逍后,岳梓童得想当然的懵逼片刻。昏迷前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人,清醒过来后,不都是得吧嗒着嘴巴,回想下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杨逍担心她在醒悟怎么回事后,再本能的尖叫啊,挣扎啊之类的。那样,搞不好她还得再累一次。杨逍又没病,吃饱了撑地,才会再给苍天啊,大地,再表演她是怎么救人的呢。于是,就在岳梓童茫然的眼眸中,攸地浮上惊恐之色时,杨逍及时喝道:“给我闭嘴!”岳梓童当然——得闭嘴。这是本能吧?因为杨逍在低声喝出这几个字时,有杀气测漏。岳梓童有病——才会在认出杨逍后,还要不管不顾的尖叫之类呢。倒不如乖乖闭嘴,听她说些什么。好女不吃眼前亏的祖训,绝对值得广大妇女同胞们,都牢记在心,没齿不忘。“你肩膀中枪了,从悬崖上摔了下来。”看她乖乖地闭嘴后,杨逍才满意地点点头,说:“幸好我在悬崖下看风景,又是菩萨心肠,不忍心看着你这条丑陋的生命,就此香消玉、不对,是就此玩完,这才救下了你。”你的生命才丑陋。你们全家的生命,都丑陋。你十八代祖宗的生命,也同样丑陋。在心里接连有力反驳了三句后,岳梓童才甜甜地笑了下,示意杨逍说的没错。岳梓童的无条件承认,自身生命是丑陋的行为,让杨逍更加的满意。抬头看了眼悬崖上,她随口问:“你有病吗?”“什么?”岳梓童有些不解的问道。杨逍耐心的解释道:“你如果没病的话,怎么会好端端地从上面跳下来?哼,打搅到我在这儿欣赏风景。”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还有你的十八代祖宗——看在实在不是杨逍的对手份上,岳梓童唯有把这番话,再次深深地藏在心底,委屈的说:“我、我哪儿是自己跳下来的?你没看到我肩膀上还有血吗?我这是被人开枪打下来的啊。”顿了顿,岳梓童强忍着违背自己意志的恶心,恭维道:“也幸亏你在悬崖下欣赏风景,这才恰到好处的救了我。”岳梓童有病——才会相信杨逍躲在悬崖下,是为了欣赏风景。这鬼地方,黑黝黝的老吓人了,有什么好欣赏的?杨逍在这儿,只是为了从悬崖上爬上去,看热闹罢了。她肯定早就下面徘徊了。听到上面传来枪声后,这才猴子般的爬上了悬崖。恰到好处的,看到本宫自天而降。在有好生之德的上天安排下,杨逍才犯病,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所以呢,岳梓童万万不会感谢杨逍救了她。只会感谢有好生之德的上天。她这样认为,有毛病吗?谁敢说有毛病,等岳梓童喘过气来,就把谁揍成有毛病的人。不过杨逍却觉得,岳梓童说的没错。是说的没错。不是她想的。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她依旧向外冒血的伤口,杨逍这才淡淡地说:“伤口不要紧。算你命大,子弹只是贯穿而过,没有伤到骨头。皮肉之伤罢了,等会我帮你止血,很快就能好了。”“那就多谢你了。”岳梓童满脸感激的及时道谢。对她的感谢,杨逍自然是不置可否,转变了话题:“上面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提到上面所发生的那些事,岳梓童就气不打一处来。先是几声顺流,没有任何凝滞的国骂脱口而出后,才满脸心痛,委屈状的,把她“临死前”才悟到的那些事,简单叙述了一遍。其实,她更希望杨逍在把她带到地面上后,再叙述这些废话。只是,这个白发白眉还又英俊异常的死变态,貌似急不可耐想知道上面怎么了。哪儿有下去后,再听本宫娓娓道来的耐心?无奈之下,岳梓童只好先说。末了,她才恨恨地说:“那个人渣,就是个蠢货。被隋月月那个贱、被玩弄了后,此时肯定会长松一口气。”杨逍有些奇怪:“那个人渣,为什么要长松一口气?”“因为他以为,我死了啊。”岳梓童不耐烦的解释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他是相当讨厌本宫的。靠,真亏我平时那么疼爱他。临死之前,还嘱咐他要好好地活下去。可那个没良心的死人渣,却——”“闭嘴!”杨逍忽然厉声喝斥,打断了她的话。吓得岳梓童一哆嗦,赶紧问:“怎么了?”“我不许你以为,他是个没良心的死人渣。”杨逍给出的答案,阴森,霸道,不容反抗。如果岳梓童敢梗着脖子反驳,她就会松开手。那样,本宫就可以再次展现她自由落体时的,优美身姿了。看出杨逍真会这样做后,岳梓童唯有闭嘴。却在心中诽谤:“你妹的,我骂我小外甥死人渣,又管你毛线的事。你又不是爱他的女人,又不是他的生死兄弟。你只是个死变态罢了。不过,死变态和死人渣,倒是很匹配的一对。”就在岳梓童心中大肆胡说八道时,杨逍缓缓说道:“你其实不知道,他有多么在乎你的。”“你怎么知道?”岳梓童脱口问道。杨逍霸道的回答:“我就是知道。”“你有什么证据吗?”“有。”杨逍抬头,看着缓缓钻出云层的月亮,低声说:“我想,等会儿,他就有可能从上面跳下来,找你。到时候,你要及时出声,提醒他,你还没死,他就不用死了。”靠了。岳梓童心中骂道:“你以为你是个神棍呢?居然能算到死人渣能从上面跳下来找我。就他,怎么可能会为我殉情呢?”岳梓童的这个念头刚浮上心头,就看到!看到有个人,忽然站在了头顶上方两百多米处的悬崖护栏上。她的心儿,猛地颤了下。李南方。她的,李南方!我的极品小姨麻豆视频的视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