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無情挑釁我一直知道厲君擎在外面有很多情婦,唐婉是其中之一。卻從未想過,她會挺著大肚子出現在我面前,還是在我爺爺的生日宴會上。那天,我正忙碌著招待客人,唐婉穿著一件寬松的孕婦裝走瞭進來。她巧笑盈盈的摸著肚子,一臉得意的看著我說道:“厲太太,別來無恙。”“今天是我爺爺的壽宴,你來做什麼?”我知道狐疑的掃瞭唐婉略微高聳的肚子一眼,忌憚的擋住她的去路。“噢?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如果不想影響你爺爺的好日子,就盡快和君擎離婚,不要弄得大傢都難堪。”唐婉挑釁的高聲說道。傢裡的親戚們聽到動靜,都朝我這邊看過來,我不由得攥緊拳頭。爺爺還沒入場,我必須把這個麻煩趕緊處理掉,否則,爺爺一定會受不瞭。他一直以為,我在厲傢過得很幸福。要是知道我以前對他說的那些話,都是安慰他的謊言,這個生日,他怎麼能安心過下去。“唐小姐,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否則我隻能讓人趕你瞭。”我冷下臉,做出請她離開的姿態。我很清楚,厲君擎的情婦們,沒有誰會把我這個正室放在眼裡,但敢上門的,還隻有她一個。“葉淺溪,我懷瞭君擎的兒子。”唐婉將“兒子”兩個字咬的很重。“唐小姐,你懷瞭誰的孩子,找誰去,跟我說有什麼用!”我呼吸一滯,嗓音都變瞭,上前就要推她走。唐婉懷瞭厲君擎孩子的事,外面傳得滿城風雨,隻是我一直沒有相信,剛才看到她的大肚子,我也還心存一絲僥幸。可從她將這話說出來,我知道再不能自欺欺人。心瞬間仿佛被利刃刺穿一般,很疼。厲傢一直想要個兒子,而我卻做不到,不得不說,唐婉找準瞭我的命門。“他早知道瞭,所以過來通知你!君擎愛的人是我,你識相點,趕緊離婚。”唐婉漂亮的臉上浮起陰狠的神色,不肯往外走,聲音更大幾分。“要離婚,讓厲君擎親自跟我說,還輪不到你。”我很想捂住她的嘴。周圍都是我傢的親戚,不少聽到她的聲音,朝我們走瞭過來。我心忐忑不已,就像個做賊的人,眼看要被人抓個現行。見到有人靠近,唐婉更加得意,死活不肯走,她就是要來鬧事的,眼看事鬧大,怎麼可能就此罷手。“淺淺,發生什麼事瞭?”就在我跟她推搡的時候,爺爺的聲音從人群裡傳瞭出來。“爺爺,沒事,您不用管,去吃壽宴吧……”我心頭發麻的擋在唐婉身前。唐婉卻猛得推開我,沖我爺爺趾高氣昂的說道:“來得正好,你孫女恬不知恥的扒著君擎不放手,你這個做爺爺的不知道好好教教她怎麼做人嗎?難怪是鄉下出來瞭,真是夠不要臉……”“唐婉,你給我住口。”我見唐婉口不擇言,忍不住罵瞭起來。“要我住口,你就趕緊離婚,君擎說瞭,會娶我,給我和孩子一個名分,你別不要臉的利用厲老爺子留下的遺囑脅迫他。”唐婉卻絲毫不怯場。“爺爺,你別聽她胡說八道……”我看著爺爺的臉色越來越差,一顆心仿佛被人揪住,想把這事先糊弄過去。爺爺年歲已大,又有心臟病,不能受任何刺激!“你……說什麼?你真的懷瞭君擎的孩子?”爺爺卻根本聽不進我的話瞭,目光註視著唐婉的肚子,聲音顫抖的問道。“沒錯,已經有四個月。葉淺溪嫁到厲傢,隻會生傻子給厲傢蒙羞,要不是看在厲老爺子的面子上,厲傢早就將她趕出去!”唐婉越說越刻薄。“淺淺,你跟爺爺說實話,她說的是不是真的?”爺爺抖著嘴唇,看著我。我看著爺爺殷切的眼神,羞愧的不敢吱聲。每次回傢,爺爺都會問我在厲傢好不好,厲君擎對我好不好,我不想要爺爺擔心,總是說一切很好。可是,現在厲君擎的女人都懷著孩子找上門來瞭,我要怎麼繼續編織這個謊言?“咳咳咳……”見我沒有說話,爺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最終發出一聲劇烈的咳嗽聲,隨後整個身體朝著後面仰去,倒在瞭身邊親戚身上。“完瞭,完瞭,爺爺暈倒瞭……”“快點,送到醫院去。”周圍陡然嘈雜起來,我撲過去,看到爺爺臉色鐵青,連眼皮子都無力睜開,剎那間,我大腦一片空白。大傢慌張的將爺爺送到醫院去,我才頭重腳輕的跟瞭上去。在路過被嚇傻的唐婉身邊的時候,我厲聲道:“唐婉,我爺爺要是出什麼事情,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絕對不會……”說完這些,我不看唐婉什麼表情,便朝著救護車狂奔。醫院內,爺爺推進手術室去搶救。我木然的坐在醫院的走廊裡,媽媽一個勁的說我怎麼那麼沒用,讓外面的女人蹬鼻子上臉,還說我沒有本事抓住厲君擎的心。我疲憊的對著她說道:“媽,爺爺還在搶救,你能不能先關心下他!”媽媽本來還要訓我幾句,我幹脆站起來,走進衛生間,躲過瞭她。她就是這樣的人,關心的永遠是我能不能在厲傢立足,而至於其他的,她根本不會放在心上。我在衛生間打開水龍頭,可還沒來得及洗臉,抬起頭來,臉上卻滿是淚水劃過。一想到爺爺現在的情形,我就恐慌不已。要是爺爺出什麼事情的話,我該怎麼辦,我怎麼對得起他……淚水模糊瞭我的視線,我拿出手機,抖著手,撥通瞭厲君擎的電話。“什麼事。”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冷漠殘酷,跟厲君擎平時對我一樣,沒有絲毫的溫柔。“厲君擎……”我吸瞭吸鼻子,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卻還是止不住顫抖的聲線。“說事。”厲君擎的話語冷漠中帶著厭煩。我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手機,突然說不出一個字瞭。“你不知道我很忙嗎?浪費我時間!”厲君擎說著準備掛電話。“我爺爺正在醫院搶救,你能不能來下醫院?”我咬唇,壓下心中的委屈,紅著眼眶語帶懇求道。“需要多少錢,跟我秘書說。”厲君擎冷酷無情的將電話掛斷瞭。愛如死局,無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