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其實有些緊張的,畢竟是洞房花燭夜,我有些不知所措。雖然我已經嫁給瞭蕭雅然,心中還是難免過不瞭那一關。,“去洗澡吧。”蕭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的身邊,聲音清淺的朝著我說道。我聞言,心猛地一跳,我壓下心中那股微顫,結結巴巴道:“好。”“清泠,你現在懷著孩子,我不會碰你的。”蕭雅然看著我的反應,眉梢帶著些許笑意,對著我勾起唇瓣道。轟……聽到蕭雅然類似於調侃的話,我忍不住紅瞭臉。我其實是真的有些害怕,畢竟我們兩個結婚瞭,也沒有理由要分房睡,我現在慶幸的是,自己懷瞭孩子。“我去廚房給你弄點吃的,你現在應該已經肚子餓瞭吧?”蕭雅然寵溺的揉瞭揉我的頭發之後,便離開瞭。看著蕭雅然俊逸的身姿,我忍不住捂住滾燙的臉,一想到我等下要和蕭雅然睡在一起,心臟仍不住噗通的跳個不停,我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惶恐和期待。蕭雅然……我在舌尖輕輕的念著蕭雅然的名字,才去瞭浴室洗澡。我在浴室磨蹭瞭很久,才忸怩的從浴室出來,索性的是,蕭雅然好像是還在樓下的廚房,沒有上來,讓我原本繃緊的神經,不由得漸漸的放松瞭下來。我剛拿著幹凈的毛巾,擦拭著頭上的水珠,就接到瞭一個電話。沒有來電顯示,我接通之後,剛想要報上我的名字,電話那邊,傳來瞭一道模糊甚至是帶著些許醉意的聲音。“慕清泠……不要讓他碰你……不要和別的男人上床……”這個聲音,有些熟悉,我沉下臉,淡漠道:“先生,你喝醉酒瞭。”“不要讓他碰你……慕清泠……你要是敢讓別的男人碰你,我不會放過你的,絕對不會放過你……”電話那頭的聲音,突然變得異常尖銳起來,我眉尖一皺,剛想要說什麼的時候,電話已經被掛斷瞭。我聽著電話那邊的嘟嘟聲,眼角猛地一抽,最終無奈的將電話扔到一邊,摸著肚子,坐在床上,就要爬上床睡覺,蕭雅然端著一碗燕窩粥過來。“先將燕窩粥吃掉在睡覺。”蕭雅然看著我將手中的燕窩粥交給我。“大晚上的吃這個,會不會長胖。”我對著蕭雅然,吐著舌頭問道。蕭雅然笑瞭笑,將手放在我的肚子上,輕輕的摸著我的肚子說道:“給孩子喝的,不是給你喝的。”“你關心孩子不關心我瞭。”我假哭的看著蕭雅然,委屈的扁著嘴巴瞅著蕭雅然道。蕭雅然聞言,隻是無奈的搖頭道:“多大的人瞭,還在這裡撒嬌。”“蕭雅然,你不能這麼關心孩子,你要更加關心孩子的媽媽。”我抱著蕭雅然的手臂,不滿的搖晃著蕭雅然的手臂說道。蕭雅然聞言,低笑瞭一聲,對著我曖昧道:“知道瞭,孩子的媽。”看著蕭雅然滿臉微笑的樣子,我的臉上不由得泛著些許的窘迫,我訕笑瞭一聲,立刻松開瞭蕭雅然的手臂。蕭雅然輕佻眉梢,原本溫和的臉,竟然帶著些許邪肆的氣息,讓我渾身有些滾燙滾燙的。“害羞瞭嗎?”蕭雅然將臉靠近我的臉,對著我低笑道。我被蕭雅然這麼一說,黑著臉,抽瞭抽嘴角道:“我才……沒有害羞,誰害羞瞭?”“好瞭,很晚瞭,我們睡覺吧。”聽到睡覺兩個字,我的心臟猛地劇烈跳動起來。我極力的克制住心跳的感覺,垂下眼瞼,耳根帶著些許燥熱。“別怕,我不碰你。”蕭雅然在我僵著身體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輕輕的抱著我的身體。男性幹凈的呼吸,從我的脖子上,輕輕的劃過,讓我渾身有些僵硬。我抿著嘴唇,微微的抬起頭,看著頭頂那張俊逸溫柔的臉,心中的不自在,漸漸的消失不見瞭。“雅然,我會努力愛上你的。”我抓住蕭雅然的手,輕聲道。“好。”蕭雅然淺淺的吻著我的額頭,溫潤的氣息和席慕深那種霸道不一樣,讓我心中安定瞭不少。我閉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結婚太累的關系,我竟然在蕭雅然的懷裡,一覺睡的天亮。……我醒來的時候,蕭雅然摸著我的額頭,朝著我輕笑道:“起床吧,我給你準備好瞭牛奶和面包,還有水晶蝦餃,你想要吃哪個?”“你沒有去上班嗎?”“老婆,你忘瞭嗎?我們昨天剛結婚,現在是婚假。”蕭雅然促狹的看著我,露出一抹異常曖昧的微笑道。聽到蕭雅然的話,我忍不住抽瞭抽嘴角,看瞭蕭雅然一眼,臉頰微熱道:“那個……我想要起床瞭。”我竟然忘記瞭,昨晚是我和蕭雅然的新婚之夜?不過,因為蕭雅然昨晚上真的隻是抱著我睡瞭一夜,我才忘記瞭自己已經是蕭雅然妻子的事情。蕭雅然的妻子?這種感覺,讓我覺得有些微妙,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正在我心口的位置,開始蔓延開來。“需要我幫你嗎?”蕭雅然撐著下巴,俊逸的臉上帶著些許玩味的看著我說道。我被蕭雅然的話,弄得整個身體都燥熱不已。我看瞭蕭雅然一眼,雙頰火辣辣道:“不……不用瞭。”蕭雅然什麼時候竟然變得這麼流氓瞭?明明以前都不會說出這些話的?肯定是被什麼人帶壞瞭。“清泠,你臉紅的樣子,很可愛。”蕭雅然穿上瞭衣服,衣冠楚楚的靠近我之後,對著我吐氣道。男性幹凈撩人的呼吸,從我眼簾的位置劃過,讓我忍不住微微抖瞭抖身體。我微微的抬起頭,看瞭蕭雅然一眼,見他雙眼睛彌漫著一股淺淺的笑意看著我,我立刻心慌的不敢在看蕭雅然瞭。蕭雅然看著我這幅受驚的樣子,忍不住對著我低笑瞭一聲。我捏著拳頭,羞惱不已的朝著蕭雅然訥訥道:“雅然……你……你怎麼可以……這個樣子?”怎麼可以這個樣子流氓?明明以前的蕭雅然,都不會這麼流氓的。蕭雅然低笑一聲,摸著下巴,朝著露出一抹意味深長道:“怎麼不可以這個樣子?嗯?”“……”我覺得眼前這個肯定是假的蕭雅然,那個俊逸溫和甚至是矜持的蕭雅然,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流氓瞭?一定是假的,沒錯,這個一定是假的蕭雅然。“好瞭,不逗你瞭,我先下去做早餐,等下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蕭雅然看我囧的不行,也沒有繼續逗弄我瞭。他看瞭許久之後,才伸出手,輕輕的摸著我的頭發,隨後便離開瞭這裡。看著蕭雅然離開,我才摸著滾燙的臉,一想到自己剛才被蕭雅然調戲的沒有絲毫招架能力,我不由的抽瞭抽嘴角。真是的,蕭雅然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真的……太壞瞭。……“雅然,我們去哪裡?”我打瞭一個哈欠,沒有睡醒一般揉著眼睛,摸著肚子,瞅著蕭雅然道。“去我買的農場裡。”農場?蕭雅然什麼時候買瞭一片農場。“在鳳溪那邊,我買瞭一塊農場。”蕭雅然見我疑惑的樣子,解釋道。“哦?你買瞭農場?裡面種瞭很多東西嗎?”我有些好奇的看著蕭雅然問道。“到瞭你就知道瞭,現在是楊梅的季節,山上的楊梅都長瞭很多,帶你去摘楊梅。”“摘楊梅啊?很久沒有體驗過這種瞭。”聽到蕭雅然這麼說,我也有些躍躍欲試瞭,我小時候摘過楊梅,到現在都沒有體驗過瞭。蕭雅然見我一臉興奮的樣子,忍不住低笑道:“到農場還有一段距離,你先睡一會,畢竟懷孕瞭,很想要睡覺。”“好。”蕭雅然的話,我也沒有拒絕,隻是點點頭,閉上眼睛,開始休息。最近孩子雖然很安分,但是偶爾還是會孕吐的很厲害,等到四五月份的時候,應該更好一點吧?想到我的孩子此刻正在我的肚子裡,我的心情就會變得非常愉悅。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我的孩子,究竟是男孩還是女孩瞭。“清泠……你會恨我嗎?”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聽到一聲嘆息聲,有些模糊,我也沒有聽明白究竟是誰在說話。我想要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好重,不管我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睜開眼睛。“清泠,醒瞭。”就在我掙紮的想要起來的時候,耳邊傳來瞭蕭雅然沉沉的聲音。我睜開眼睛,就看到瞭蕭雅然那張溫和俊逸的臉,我有些迷蒙的看著蕭雅然的臉,舔瞭舔嘴唇,眨巴瞭額一下眼睛,看著四周,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道:“雅然,這裡就是你買的農場嗎?”這個農場的面積,真的很大,而且很多山,還養瞭很多傢雞,不僅是這個樣子,打理的非常幹凈。“嗯,喜歡嗎?”蕭雅然上前,摟著我的腰身,對著我低笑道。我點點頭,靠在蕭雅然的身上,看著四周的山,還有山上的果樹,深呼吸一口氣道:“這裡的空氣真不錯。”“這裡種瞭西瓜,花生,還有青菜,西紅柿,草莓,上面有橘子,桃子,揚眉,栗子,李子……”蕭雅然牽著我的手,走一步就給我介紹一下這個農場的情況,我驚訝不已,忍不住點頭道:“這個地方,真是不錯。”愛你蝕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