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陳一凡為千諦普及坤幽島下的陣法空間和外部世界的概念聯系的時候,他的好徒弟韋尚,正在經歷到目前為止的人生當中最可怕的的事情。陳一凡也是頗有分寸的,隻是把韋尚丟進上次他們歷練的安全范圍內而已,可是這隊韋尚也太難瞭,上次他們都是真人境的實力啊,韋尚說破天也就凡人一重境的修為罷瞭,這樣子的修為在這陣法空間,簡直就是最低級的存在。所以,韋尚十分無奈地發現,自己誰都打不過,虎豹狼這些大型肉食動物打不過,他也就認瞭,可是連貓狗兔他也打不過,他實在有點接受不瞭。最後隻能安慰自己,這裡的生物可不是外面的普通動物,而是實力強悍的異獸。陳一凡既然帶韋尚到這裡歷練,基本的知識都會和韋尚說明,比如異獸的概念,異獸的實力等等。而且,陳一凡給韋尚的任務,也不是獵殺異獸,而是在這裡生存一個月。第一天的時候,韋尚仗著自己年輕氣盛,心裡想著那些大型異獸我打不過,小型異獸難道我也打不過嗎?抱著這樣的念頭,他並沒有乖乖聽從陳一凡的建議,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先觀察幾天再作打算,而是直接就行動起來。而陳一凡在給韋尚提建議的時候就知道,韋尚不一定會聽他的,他也不點破,有時候,就是要親自嘗試瞭,失敗瞭,撞到瞭南墻,人才會明白自己的差距,才會懂得回頭。反正有他的符籙在,韋尚死不瞭,最多就是到時候他再出去把韋尚帶進來繼續歷練罷瞭。韋尚第一天沒有遇到什麼大型的異獸,他遇到的第一隻異獸,是一隻雪白的兔子,一開始他並不知道那是異獸,盡管那兔子看起來比外面的兔子大瞭許多,他也隻以為是這裡的特色而已。看到兔子的時候,韋尚並沒有上去打擾或者捕捉或者獵殺的想法,他隻是靜靜地看著兔子罷瞭。沒想到,兔子似乎意識到瞭他的光,轉頭狠狠盯著他,齜牙咧嘴地朝著他撲過來。韋尚很鬱悶,怎麼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兔子突然就對他發起瞭攻擊,而且看那架勢,他還不能硬接,慌忙閃躲,同時心裡吐槽:“這還是兔子嗎?難道說在這裡,兔子也是異獸嗎?”之前他以為諸如兔子這些小型,比較溫和的動物並不算異獸的,就算是,也應該屬於異獸裡面比較善良的一批。沒想到遇到的第一隻兔子就毫無理由向他發起瞭攻擊,這讓他徹底拋棄瞭對生活在這片空間的動物,不,應該說是異獸,的不切實際的幻想。這隻兔子的確是異獸,也是很低級的異獸,實力不強,沒有到真人境,勉強可以算是凡人二重境。若非如此,僅僅是撲咬,韋尚就很有可能會被兔子撲殺。韋尚驚險地躲過瞭兔子的攻擊,兔子的爪子劃破瞭他的上衣,他在地上滾瞭幾個跟頭,爬起來頭也不回地跑瞭。兔子撲殺失敗,見到韋尚落荒而逃的模樣,毫不遲疑追瞭上去。韋尚雖然經過瞭一定程度的訓練,也是築基的修道者瞭,到底隻是凡人一重境的修為,整體實力比不上兔子異獸,一人一獸的距離在快速縮短。韋尚顯得很是著急,心裡不停為自己:怎麼辦怎麼辦?兔子就快追上來瞭!其實,陳一凡為瞭韋尚這次的歷練,也是準備瞭不少東西的,除瞭關鍵時刻的救命符籙之外,還給瞭韋尚不少功能各異的符籙,還有特意錘煉瞭一把長約三十公分的短刀,短刀鋒利,可以劃破天人境以下異獸的皮囊。韋尚想起瞭自己身上的裝備,漸漸冷靜下來,身後兔子越來越近,他突然一個急剎車,在轉身的同時完成瞭掏出短刀,揮動短刀的連貫動作。正在後面緊追不舍的兔子,原本正要撲咬韋尚的,莫名感到一陣危險,堪堪停下瞭腳步,避開瞭韋尚的短刀。韋尚單手握著短刀,身體微微下蹲,警惕地看著兔子。兔子也警惕地看著韋尚,人獸對峙著轉瞭一個圈,兔子後腿拼命蹬著土,看來還是不願意放棄,準備進行全力一擊。韋尚全神貫註盯著兔子,之前是因為措不及防才那麼狼狽,如今有陳一凡為他準備的短刀武器在手,他心裡淡定瞭很多。兔子終於蓄力完畢,一個前沖飛躍,朝著韋尚撲過來,那速度快得超乎韋尚想象,韋尚隻來得及揮動短刀,根本看不清自己的短刀砍到瞭哪裡。兔子被韋尚的短刀傷到瞭側身,同時也在韋尚肩膀留下瞭兩道抓痕,不過兔子受傷之後立馬變慫瞭,竟然不再糾纏韋尚,轉身就跑。韋尚也沒有去追,肩膀上的傷,和剛才因為揮刀和兔子的力量對抗而變得酸痛的右手告訴他,追上去也不一定能占到什麼便宜,所以他找瞭一個背風的地方坐瞭下來,掏出陳一凡為他準備的一些藥物,為自己處理傷口。在來之前,盡管韋尚已經築基,也初步接觸瞭真正的修煉法門,目前梅儀也和他講述瞭很多的修煉世界的事情,他也見過陳一凡的實力,但是總感覺這些對他來說不是很真實。最最主要的是,他見到的都是異人,在來到這個名為坤幽島的島嶼之前,他根本不知道異獸是什麼東西。而在遭遇兔子之前,對於異獸的認識也僅僅停留在陳一凡對他的介紹上而已,直到現在,經過方才和兔子的交手,韋尚才終於真切體會到,自己的生活,和之前的生活,有著巨大的不同。也明白瞭國傢推行的全民修煉不是在鬧著玩的,陳一凡告訴他,坤幽島下是一個陣法空間,是名為九極大陣的頂級封印陣法演化而來的異空間。姑且不論九極大陣究竟封印瞭什麼可怕的東西,單單這個陣法空間裡面的異獸就很瞭不得瞭,要是這些異獸進去人類社會,不知道會造成怎樣的災難。或許,這就是國傢推行全民修煉的原因吧,由於知道的事情太少,單純的韋尚隻能做出這樣的推論,並不能真的推測到那些前輩高人的真實動機。都市無敵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