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绝伦跟紫凤。两人先后挣脱了束缚,远在山头上的林坚,轻轻的闷哼了一声。“哼……”随即。却是冷笑连连:“嘿嘿嘿……”绝伦跟紫凤。自然也不敢多做停留,两人身形一动,再次往风行公会驻地急奔而去。身后带着重重幻影,破空声相伴。速度简直快到了极至,真算起来,恐怕都比传说级技能袭去的速度,那也是相差无几了。由此不难看出。一般的传说级技能,除非是范围攻击,否则的话,那是绝对没办法奈何得了绝伦跟紫凤了。可惜的是。两人想得太天真了。他们身形才刚动,远在山头上的林坚,马上就止住了冷笑:“想逃,真是想得美。”随即。意念一动,精神力再次朝着两人包裹了过去。瞬间。两人就再也无法动弹,逼得两人不得不再次停下了身形,聚力急挣,这才再次将精神力从身上挣脱。同时。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受精神力所困,那里还能逃得远,恐怕早晚都会被身后那百来道传说级技能命中。瞬间。两人就做出了决定。带着一丝丝肉痛,绝伦跟紫凤,各自从空间袋内,掏出了一枚轴卷。卷轴呈七彩色,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其上七彩色符文,不停的流转着,一阵阵强烈的魔法波动,自卷轴上散发而出。望着两人掏出的卷轴。林坚目中闪过意外:“又是史诗级卷轴。”从卷轴上的色彩来看,不难看出,这是两枚史诗级的卷轴。也不知道绝伦跟紫凤两人,到底有什么机遇,竟然是拿出了这么多的史诗级卷轴。上次杀林坚的时候。两人就已经使用过史诗级卷轴,此次,竟然是又拿出了两枚史诗级卷轴。不难看出。两人手头,应该有不少的史诗级卷轴才对。思索间。绝伦跟紫凤两人,已经是激活了手上的卷轴。一阵七彩色光芒闪过。无数的混合属性魔法元素,自卷轴中涌出,符文闪动间,一层涌动着七彩色华光,其上符文闪动的能量层,就这般直接附在了两人身上。同时。在两人技能成形的同一时间。身后。那将近百道传说级技能,也随之袭了过来。“轰……”“轰……”“轰……”..........一声声巨响,自两人身侧传出,震耳欲聋。以绝伦跟紫凤两人为中心,方圆近千米范围内,顿时就犹如世界末日般。、各种不同的光芒,不停的闪现。各种混乱的魔法元素,不停的飘荡,土石纷飞,山石崩坏。无数的血红色,减血字样,自两人头顶,不停的飘荡而出。“-30000”“-40000”“-20000”............混乱的技能攻击,足足持续了有好几分钟,这才缓缓的平息了下来。等到一切平复。绝伦跟紫凤,也是一脸的后怕,那怕是拥有着史诗级防御技能。两人的血量,也足足被打掉了大半。此时。都是后怕不已,有点不敢想向,若真是没有这史诗级技能做为底牌,那么结果可想而知了。当然。一切终于是挺过来了,自然也就无需再意了。不过。两人即然知道,林坚并没有被杀,更是变成了如同水魔一般的存在。两人也没了再战的心思。默立在原地。绝伦抬头,顶着七彩色的护罩,吼道:“林兄弟,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一见吧。”对面。风行公会那近百名传说级玩家,纷纷抬头,相互对望了起来。他们不知道,此时这种情况下,是接着攻击,还是等待。远处。山头上的林坚,想了想后,果断的拔通了绝伦的远程通话。很快。绝伦就接到了远程通话,他有点意外的皱了皱眉,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想了个明白。估计是林坚惧怕,上次施展的史诗级卷轴。毕竟。做为一次性卷轴,那可不是只能使用一次的存在,它们经过充能后,可是能够重复使用的东西。林坚有所防备,那也是难免的事情。意念一动。绝伦接通了远程通话。林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有事?”绝伦被问得,有点莫明其妙。难道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显吗?很明显。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才对?那么还有战下去的必要吗?想了想后。绝伦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林兄弟,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林坚沉默无声,静等绝伦出声。见得林坚回应。绝伦理了理思路,马上就说道:“林兄弟,明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就明说了吧,到底想怎么办?”林坚冷笑:“哼,我想怎么办?难道不是应该我问你们想怎么办吗?”然后。不等绝伦出声,林坚马上又接着说道:“皇宫一别后,我可有进攻你们?我可有派人袭杀你们?”面对林坚的问喝。绝伦岔笑:“林兄弟,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吗?”林坚不置可否。绝伦也不以为意:“林兄弟,你看要不我们握手言和吧。”握手言和。那自然是好事,对于双方都好,可是,林坚心头有着怒火,不平息,不足以泄愤。当然。此时,两人身上都有史诗级技能,自然不能这么果断的把自个的心思表现出来。稍加平复了心中怒火。林坚淡声问道:“你认为我会同意吗?”绝伦神色认真:“林兄弟,客气话也罢,气话也罢,我们就不需要多说了吧,目前的情况,我们若不握手言和的话,那么对谁都没好处,只会便宜了一转那边的势力,让他们称虚而入。”对于这一点。林坚自然是认同的,不过,就算是握手言和,那也得拿出诚意来呀。总不可能就这般白白让两人玩了一顿吧。林坚也不出声,沉默着,静等着绝伦的答复。绝伦摇了摇头:“林兄弟,我们也知道,就这样光嘴上说握手言和,那肯定是不行的,你看吧,你若是有什么条件,那就尽管提,只要能力范围内,我们一定满足你就是了。”永生之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