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姆是真怕了。如若不然,也不会当着不远处很多手下的面,不顾她美杜莎老大的威严,跪在地上浑身发颤,抱住了艾薇儿。就好像有一个别人看不到的魔鬼,正翻出锋利的尖牙扑过来。其实在汉姆心中,杨逍要比最可怕的恶魔,还要可怕一万倍。她听出了给她打电话的人,是李南方。李南方既然能活着给她打电话,那么比他更厉害的杨逍,又怎么可能会死呢?她记得很清楚,杨逍曾经警告过她,就是算李南方死了,她也不能再被别的男人碰一下,不然就把她脑袋揪下来。那时候杨逍都对她说这些了,更何况汉姆又炮轰了小荒岛呢?相信杨逍已经把她恨得牙齿都出血了,随时都能出现在她面前——亲爱地,你想怎么死,说一句吧。想到她在生孩子时杨逍的冷酷,汉姆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冻僵了。明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天上太阳明晃晃的,放眼望去全是最衷心于她的手下,可她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怕,唯有藏在她最信任的人怀里,请求保护。艾薇儿是她最信任的人吗?放在几秒钟之前,如果有人问汉姆这个问题,她肯定会冷笑着,拿出她惯用的沙漠之鹰,把那个人的脑袋一枪打爆,再潇洒的吹口青烟,嗤笑道:“真尼玛地会开玩笑。你哪知眼睛看我信任艾薇儿了?如果我真信任她,又怎么把她挟持到这儿来,向威廉家族索要两个亿的英镑,少一个子儿,就会把她交给那些土著少男去调教呢?”汉姆并不知道,她与艾薇儿在荒岛“两年共侍一夫”大半年后,内心深处早就把她当做亲姐妹来看待了。可她不知道啊。她只为在小荒岛时,艾薇儿被李南方格外宠爱,而心生嫉妒。为她的美杜莎王朝需要东山再起,需要大批资金,把艾薇儿看成了一只肥羊。尤其每当看到艾薇儿偷着落泪时,就会想到她被李南方骑着时,那浪兮兮的样子后,无名之火就会蓦地冒出来,只想快点安排两个土著少男,把这朵白牡丹彻底摧残成残花,心里才会出口恶气。直到李南方打来电话,让汉姆立即意识到杨逍随时都会出现后,潜意识才促使她扑倒在艾薇儿怀里寻求保护了。艾薇儿此时的心情,与汉姆是截然相反。就好比被一根快要断了的麻绳掉在悬崖上,随时都会坠下去粉身碎骨的人,就在彻底绝望时,忽然有人出现在上面,探头探脑的问:“小娘子,需要我帮忙把你拉上来不?”需要。需要!太特么的需要了!汉姆是怕的浑身发抖,艾薇儿则是激动的发颤。汉姆抱住她后一个劲往她怀里钻的行为,影响了她打电话,想都没想抬手就掐住美杜莎老大的脖子,用力向外推去:“起开,别妨碍我打电话!臭不要脸的——李南方吗?我是艾薇儿。呜,呜呜,你在哪儿?你快来,我现在好怕。”“别怕,你会没事的,相信我。”听到艾薇儿激动的哭声后,李老板肯定会很心疼,柔声安慰道:“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会没事的。”李南方这可不是在吹牛。只要有他在,无论艾薇儿遭遇了何种凶险,他都会保护她的。在墨西哥布偶岛时是这样,在英三岛近海菲爵爷的游轮上时也是这样。艾薇儿被汉姆绑来非洲,凶险程度相比起她在墨西哥布偶岛,菲爵爷的游轮上来说,简直不算事。没看到试图伤害艾薇儿的汉姆,此时吓得好像见了猫的老鼠那样吗?被艾薇儿一把推了个跟头后,立即就连滚带爬的爬起来,再次扑在了她身上,抱住她浑身发抖。汉姆不远处的那些警卫,看到老大这样子后,都很惊讶,搞不懂发生什么事了。面面相觑了下,却没谁敢过来。“你快来,你快来,快来!”艾薇儿连声喊叫中,再次把汉姆推出去,一个劲的让李南方速速出现在她面前,带她一起飞——从艾薇儿几近崩溃的哀求声中,李南方就知道她被汉姆绑架后,精神上遭遇何种压力了。他当然恨不得化为一道光,一道电,嗖地飞过来,把他的白牡丹抱在怀里,不住亲吻着,双手乱摸着,大脚把汉姆踢倒在地上,再踩住她脑袋,恶狠狠的碾在地里。可他只能想想罢了,终究不是光,不是电,了不起是个身体里藏着一条黑龙的逆生长早衰患儿罢了。除了用批量的誓言,外加甜言蜜语把她哄得情绪稍稍安定了点后,才让她把手机交给汉姆。艾薇儿要想平安回来,还是得看汉姆的意思啊。谁敢保证这臭女人不会真发狠,抢在李南方赶来之前,把他水灵灵的白牡丹给大肆践踏了,再逃之夭夭?在李南方的不住安抚下,艾薇儿总算是镇定了些,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把电话递给了又爬过来要求保护的汉姆:“给,南方要和你说话。”“不,不,我、我不和他说话。你拿开,拿开呀!”就仿佛那手机是一块燃烧着的火炭,汉姆的手刚碰到,就猛地缩了回去,尖声叫着,双手撑在地上,屁股当腿用的,不住后退。汉姆恐惧到极点的样子,让艾薇儿身心大悦,只觉这些天的闷气,一扫而光,忍不住嘿嘿冷笑:“呵呵,汉姆,你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好像很怕的样子啊?放心,只要你能牢牢控制住我,南方就是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得意忘形,说的就是艾薇儿这种人了。得意忘形下,菠萝蜜视频app污入口视频大全,她说出最后这两句后,立即呆愣了下,意识到说错话了:“乖,这不是在提醒汉姆,只要能捏住我这个人质,李南方就算本事再大,也得乖乖被她牵着鼻子走吗?”如果说出去的话,能像掉在地上的东西,随时都能捡起来,那就好了。很可惜,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那样,再也收不回来了。尽管,就算艾薇儿不说这些话,等方寸大乱的汉姆清醒过来后,还是会明白这个道理。可她自己明白过来,与主动提醒汉姆,完全是两码事的。她“提醒”汉姆,是在洋洋得意之下。洋洋得意的人——基本都很让人讨厌的。在李南方没来之前,汉姆要想收拾她,把她的得意打回原型,简直是不要太简单。所以,意识到犯错后,艾薇儿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强笑了下说:“汉姆,你其实不用太怕李南方的。毕竟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儿子的亲生父亲。他就算再怎么不忿你,可总不能杀了你——挖槽,我这是在说什么呢。”以前从来不说错话的白牡丹,在和李南方鬼混大半年后,终于不可避免的被传染上了这个臭毛病。这个毛病不是事。真正是事的是,她在试图解释下她的得意忘形,在李南方没来之前,必须以“甜言蜜语”哄着汉姆,来避免自己不受伤害时,又说出了不该说的话。经过艾薇儿的第一次提醒后,亡魂皆冒的汉姆,就在呆愣了下后,好像明白了什么。艾薇儿的第二提醒,算是彻底让汉姆从恐惧中,迅速挣脱了出来。就看汉姆不住哆嗦的嘴角不再哆嗦,鲜红的嫩舌好像蛇儿那样,在上唇轻轻扫过,邪魅的笑容,就像跃出海面的朝阳,瞬间布满了脸面,低低的哑声笑着:“亲爱地,你继续说呀,你怎么不说了呢?你的声音,好性感哦。你刚才的样子,好迷人哦。”“哪有。汉姆,你肯定是眼花了。”艾薇儿讪笑了声,左手抓住自己头发,右手拿手机在脑袋上用力敲了几下,以表示深深的懊悔。她越是这样,汉姆越是开心:“哟,美人儿,你可别这样啊。真要把脑袋敲出三五个窟窿来,你的南方不得心疼死,不得把我们娘儿俩碎尸万段吗?”汉姆咯咯娇笑着,从地地上爬起来后,气场顿时变了,从刚才的烂泥一滩,又恢复到了刚才高高在上的女王样子。“我、我——”艾薇儿支支吾吾的,举起手机继续讪笑着。汉姆拿过了手机,放在耳边时,抬起了纤巧的右足,慢慢放在了艾薇儿饱满的胸膛上,逐渐的用力。那轻佻的不尊重样子,就是猫儿在玩老鼠呢。艾薇儿还不敢躲。更不敢反抗。她很清楚,汉姆正盼着她反抗呢。那样,她就有借口来好好收拾这欠扁的臭娘们了。双膝跪倒在沙滩上的艾薇儿,唯有被汉姆那只秀足,蹬的身子逐渐后仰。最后,后脑枕在了沙滩上,仰面朝天满脸恨死自己的苦逼样子。也幸亏这女人是练过瑜伽的,腰肢超级柔软。不然放在普通人身上,这姿势还真受不了。右脚踩在艾薇儿饱满胸膛上的汉姆,右手把电话放在耳边,左手抬起,啪地打了个响指。马上,女警卫就颠颠的跑过来,递上了又粗又的雪茄。你能想象出一爆、乳美少妇,戴着大墨镜,嘴里叼着大雪茄,右脚还踩在同样性感爆、乳美少妇胸膛上,背后有一望无垠的碧蓝色大海,海风吹来,荡起她的防晒衣,将她性感身材一览无遗的这一幕吗?李南方是看不到。但他肯定能想象的到。电话可是始终处在通话状态中的,这边两个女人在做什么,他基本都能推算出来。他心里肯定也在大骂白牡丹是头猪,怎么认识老子后,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说,真是近墨者黑?“是南方吗?”吐出一口青烟后,汉姆又抬手拢了下垂在胸前的秀发,动作风情万种的很迷人,声音更是娇媚到让人酥,就像新婚不久就和老公分别半年,好不容易通话后,这雌性荷尔蒙的味道,瞬间就弥漫了整个宇宙。“是我。”李南方闷闷地回答声,让汉姆觉得这世界,真美。我的极品小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