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此刻,竟見巫嫣遞出一道火紅裳裙:“秦兄,這應該是鳳族寶物,也算是物歸原主瞭。”秦逸塵眸光驚艷,隻見那火紅裳裙巧奪天工,美輪美奐,一道道金紅神絲編織而成,袖口有火鳳飛舞,不僅如此,更有一道道火紅神羽,一縷火紅絲帶飄舞,似有令天下女子盡神往的絕美。看著這件裳裙,秦逸塵眼前好似便浮現出一位鳳族強者風華絕世,卻又非花瓶,而是舉手投足間,便可掀起滔天火海不知為何,似是因為睹物思人,眼前的鳳族強者容顏,漸漸化作風千雪那道絕美俏臉。“千雪穿上,一定很漂亮”正當此刻,紅蓮略帶嫉妒的聲音,打斷瞭秦逸塵的思念:“就知道給你小媳婦穿,我穿上就不漂亮是吧!”“我”秦逸塵看得出來,這是一件鳳族的寶物,而千雪是鳳族後裔,可紅蓮,同樣也有繼承鳳族寶物的資格。紅蓮飄在那件鳳神衣左右,突然間俏臉一閃,本就是器靈的她,直接將這件神衣穿在身上,一陣打量,凌空起舞,眉心花鈿泛著光耀,看上去如詩如畫。“紅蓮前輩”隻是巫嫣見狀,不禁輕聲勸阻,聽秦逸塵的意思,似乎有一位青梅竹馬和鳳族有關,送給青梅竹馬的衣服,卻先被別人穿瞭,巫嫣也是女人,對這種事多少有些介意。然而紅蓮卻是一副沒心沒肺,擺手道:“沒事,這小子還不知道何年才能和她小媳婦見面呢。”秦逸塵一怔,突然眸光低落:“是啊,我和千雪,不知何時才能再見”紅蓮望著那星眸中的思念,也意識到自己這話太過紮心,當即改口道:“好啦小子,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紅蓮脫下鳳神衣:“這件神袍,是將一道烈陽編織成日曜穿絲織衣,這些鳳羽,代表著每一位鳳族大能的祝福,這是象征著鳳族神皇強者的衣袍,主人以前也有一件的。”紅蓮望著鳳皇衣,美眸也是顫動,秦逸塵有風千雪,她又何嘗沒有思念的人?秦逸塵驚詫,將烈陽編制成絲,更不用說這每一道鳳羽是何等珍貴!鳳族神皇的神袍,千雪一定會很喜歡的!一人一靈對視間,紅蓮也沒瞭以往的毒舌,反而贊美道:“你那小媳婦穿上,肯定很漂亮的。”秦逸塵也笑瞭:“我也會為你再找一件鳳皇衣。”“那我得要鳳帝衣才行!”沒理會紅蓮的得寸進尺,白蒼也取出一枚神珠:“秦兄,這枚神珠,和你族也必然大有淵源。”秦逸塵拿起神珠打量,若是鳳皇衣他還能認出是與鳳族有關,可是這神珠隻見神珠之中,宛若一片天地,隻是天地間,盡是黑夜蒼茫,唯有一棵神珠,矗立神珠,上頂夜穹,下鎮大地。奇異的是,不知是黑夜太過如墨的緣故,令那棵神樹,都好似與暗夜星空顏色一致“這是?”秦逸塵劍眉微蹙,而紅蓮卻驚喜道:“這是生命之樹!不過是暗夜精靈的生命之樹!”“暗夜精靈?!”秦逸塵雙眸一顫,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到瞭小靈兒,他最疼愛的丫頭!紅蓮頷首:“把這神珠給你女兒,她一定會喜歡!”“說來,你這做父親的,連像樣的禮物都沒送過。”秦逸塵頷首,奉若珍寶的將神珠以及鳳皇神袍收下,剛想對白蒼一眾道謝,卻見後者滿臉錯愕,臉色古怪。白蒼臉色陰晴不定,猶豫良久,才壯著膽子問道:“秦兄,你都有孩子瞭!?”秦逸塵愣瞭:“是啊。”隨即想到小靈兒天真爛漫的笑靨,秦逸塵不禁笑道:“是個可愛的女兒。”白蒼卻不淡定瞭:“等會,你提到千雪姑娘,是你的紅顏知己對吧?而且還是鳳族後裔,你和她是怎麼生出精靈的?”秦逸塵茫然:“小靈兒不是我和千雪的孩子啊,是另一位總之,小靈兒是我的女兒不假!”“還有另一位!?”一眾妖神驚呼,小心翼翼的望向正在撥弄星光的妖皇,後者嬌軀一顫,絕世容顏上浮現出一抹羞怒。“咳咳”白蒼一眾噤若寒蟬,心中卻不禁嘀咕,秦兄不僅有不止一位紅顏知己,而且還有孩子,陛下的正宮之位任重道遠啊!秦逸塵也沒在乎,而是將一件件寶物清點,這次總計收獲瞭幾十件先祖的神器,魔族寶物就更不用說瞭。無名看在眼裡,不禁喜道:“有這些神器,足以讓咱們的族人武裝自己。”秦逸塵也是頷首,這些神器,他不打算獨吞,因為這是先祖留給後裔的,他不是唯一的後裔。“等回去後,一定要讓族人們的實力提升上來,發揮出先祖寶物的神威!”正當此刻,卻聽妖皇淡淡道:“推演完瞭。”秦逸塵回過神來,側目看去,隻見妖皇面前,道道星光漂浮,宛若映出一片星空。隻是那些星光,有些浮現著魔氣,有些則是神光明暗,還有妖氣縈繞的妖皇解釋道:“這片星空畢竟是你族的族地,深不可測,隻能大致推演出神魔所霸占的星域。”原本以她的手段,是能從星光中散發的氣息,推斷出霸占者的種族,以及神魔實力的分佈。秦逸塵卻不在乎:“這就夠瞭。”“這片星光,是咱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吧?”秦逸塵指著一處冉冉閃爍的星光,妖皇頷首,而前者卻是向西北側望去,因為那個方向,就是魔族所在!“先誅魔,再斬神!”他的傢鄉,決不能淪為神魔瓜分的蛋糕!“嗖!”一眾身影,化作流光,向那魔氣沖天的星辰沖去寧滅星域,這片星域曾經的名字早已隨著無數真龍一同埋葬,不過在被寧滅魔帝之子占據後,理所應當的被稱作寧滅星域。寧滅星域一處星空中,不同於其他星辰的荒蕪破敗,這裡仍是神光縈繞,神力磅礴。丹道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