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朋還沒結束,梁健在樓下的花園裡逛瞭逛,花園裡的風景沒有多大的變化,隻是樹比以前更多瞭些,大瞭些。很快,小語就出來瞭。一同出來的還有一個男子。小語站在他旁邊,跟梁健介紹:“梁哥,這個就是我未婚夫,餘秦。他是省紀委的一個小處長。“餘秦對於小語話中的那個小字,似乎毫不介意,微微一笑,有種儒雅的紳士感,和小語站在一起,很相配,有種金童玉女的感覺。他伸手與梁健握住,說道:“常聽小語說起梁哥,今日總算是見到真人瞭。”梁健笑笑,說:“聽小語說你們快結婚瞭,恭喜。“餘秦轉頭看一眼小語,目光溫柔,然後又回過頭對梁健說:“小語很好,值得我用一生去珍惜。”話音落下,旁邊小語輕輕碰瞭他一下,同時嬌嗔的眼神就遞瞭過去,低聲怪道:“你跟梁哥說這些幹什麼。”“梁哥又不是外人。”餘秦回答。梁健看著他們恩愛的模樣,心裡有些尷尬。幸好電話響瞭,算是解瞭他的圍。“你結束瞭?”電話接起,梁健問到。電話那頭,郎朋聲音沉重地傳來:“我恐怕今天回不去瞭,怎麼辦?“梁健愣瞭一下,忙問:“出什麼事瞭?“郎朋說:“有人舉報瞭我,大概就是說我以權謀私,現在省廳要求我在這裡寫自檢報告,恐怕是沒這麼輕易放我回去瞭。“梁健忽然想起,今天胡小英給他的舉報信。裡面也有以權謀私這一條。梁健忽然意識到,恐怕是有人專門針對他和與他走得近的人瞭。梁健正想囑咐幾句,這時,郎朋那邊忽然響起幾道嘈雜的聲音,然後電話就斷瞭。梁健沒有再打過去,他知道郎朋的電話很可能是已經被上繳瞭。梁健走開瞭幾步,立馬就給姚松打瞭電話。目前省廳裡與梁健關系比較好的也就隻剩姚松一個瞭。可姚松的電話接通後,梁健還沒問,姚松就說道:“梁哥,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我現在真的幫不瞭你,今天中午,我已經被命令強制休假,目前在傢裡。”梁健再次愣住,他沒想到對方的動作不僅快,而且很全面,一副完全要將梁健全方位鎖死的態度。梁健的心沉瞭下去。他並不怕對方,隻是對方在暗,他在明。這兩年來,他一直沒事,可這一次,這些人動手瞭。他們肯定是有一定把握才會動手的。可是,梁健完全不知道對方掌握瞭什麼牌,甚至連對方到底有哪些人也不清楚。梁健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梁哥,怎麼瞭?出什麼事瞭嗎?“小語走瞭過來,關切道。梁健勉強笑瞭一下,說:“沒事。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小語卻說:“你是不是遇到什麼難事瞭?要不說說?說不定餘秦還能幫到你呢?”說罷,小語看向沒跟過來的餘秦,小語的聲音不小,餘秦應該是聽到瞭,沒等小語問他,他就自覺地接過話:“是呀,雖然我就是個小處長,和梁哥比不上,但是省府裡的一些消息還是能知道一些的。”他似乎知道梁健在煩惱什麼事。梁健看瞭他一眼,心裡猶豫著。這個時候,似乎眼前這個人是最能幫到他瞭的。梁健忽然感覺到一些悲哀,曾幾何時,他在省府內雖不能說是前呼後擁,但也是有不少靠山的,就算走瞭一個張強,也還有其他幾個重要人物為他撐撐腰。可兩年多過去,他竟然沒有深刻意識到在他的無知無覺中,這省府的天已經變瞭。這兩年裡,原來與張強交好的那幾個巨頭都一一地被喬任梁和新任的省長調瞭出去,甚至就連副省長都走瞭兩位,要麼退居二線要麼就調離瞭江中。可見,這喬任梁和新任省長想要全盤掌握江中的決心有多大。而梁健卻沒有在意過這些,他就像是一個渾噩度日的人,混在瞭永州市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就連自己的那一畝三分地都沒有打理好。兩年下來,他已經從當初靠山一大堆,變成瞭一個舉目無親的孤寡之人。他迷失瞭,卻不是迷失在金錢物欲之中,而是迷失在安逸之中。梁健又想到胡小英,她雖如今還在省裡,而且也算是一個省府裡的巨頭,但宣傳部部長相對於紀委和組織部來說,離權力核心還是稍微遠瞭點。而且,經過瞭那麼多的事,梁健又怎麼能再去依靠她。梁健又看瞭一眼餘秦,似乎除瞭他,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瞭。可梁健卻不太願意,或許是因為那種放不下的男人尊嚴,亦或者是因為他還不夠信任。但無論因為什麼,這餐飯梁健是沒心情瞭。他對小語說:“不好意思,今天恐怕不能一起吃飯瞭。這樣吧,回頭你再找個時間,我請你們夫妻兩個吃飯。”小語羞澀回答:“沒事,你有事就先去忙吧。飯什麼時候都可以,而且今天也主要是想讓你見一下餘秦,既然已經見到瞭,那目的也算達成瞭。““那就回頭再聯系。“梁健很快離開瞭省政府,本來小語說要送他,梁健沒同意。他想去見一個人。這個人和他的關系並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很討厭他。但據梁健的瞭解,這個人雖然有些地方很固執,甚至可以稱得上蠻橫,但人並不壞,至少在政治這條路上,並不壞。去見這個人的路上,梁健打瞭兩個電話。一個是永州市紀委書記,還有一個是楊美女。梁健從楊美女問到瞭她父親的電話號碼。梁健到的時候,白其安剛吃過晚飯,正在院子裡喝茶。楊美女也在。梁健到瞭門口還沒按響門鈴,門就開瞭,楊美女站在門邊,看瞭他一眼,昏黃的燈光下,意味不清。她沒說話,轉身松瞭門把手往裡面走,梁健自覺地跟瞭進去。沒走幾步,就聽到白其安的聲音從院子另一邊傳瞭過來:“小冉,誰來瞭?“聲音過來的同時,梁健就看到白其安從一棵樹後面轉瞭出來,看到梁健愣瞭一下,然後皺眉沉聲斥道:“你來這裡幹什麼?我這裡不歡迎你!“然後目光又嚴厲地看向楊美女,訓道:“我之前跟你說過什麼,你又是怎麼答應的?這個男人是個有婦之夫,你就應該跟他徹底斷絕關系!“楊美女對他父親的態度還是和那時候相差不多,她白瞭他一眼,冷冷說道:“第一,我跟他隻是朋友關系,你別把所有男人都想得跟你自己一樣齷齪!第二,他今天是來找你。“說完,她扔下梁健,轉身往院子門口走。白其安臉色白瞭又青,目光隨著她動,厲聲喊道:“你去哪裡?“楊美女停住腳步,回頭看著他說:“你不是說想吃吉安巷的蘿卜牛雜嗎?我不出去買,難道他們會自己送上來?“白其安的臉色頓時又暖瞭回來,他聲音也柔和瞭很多,說:“那你路上小心。“梁健無比神奇地看著這一對婦女的相處方式,明明各自關愛著,卻又總是用帶刺的方式瘋狂地紮著對方。看著楊美女出瞭門後,白其安才將目光落在梁健身上,頓時目光就冷瞭下來。他打量瞭一眼就收瞭回去,轉身往他之前來的地方走。梁健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他還是跟瞭上去。走瞭兩步,就聽到白其安說:“你是為瞭那個郎朋的事情來的吧?”這確實是梁健來的目的,所以他也沒打算隱瞞。他說到:“是的,我希望您是在完全瞭解瞭事情的真相後,再對他進行處理。“白其安藤椅內坐瞭下來,藤椅旁的石桌上放著一個紫砂壺,紫砂壺旁放著兩個小茶杯。仿佛他早就知道梁健要來所以提早準備好瞭一樣。白其安指瞭下茶壺,說:“既然來瞭,就坐下來喝杯茶吧。“既然來瞭,急也沒用。梁健坐瞭下來,給兩個人都倒瞭茶。白其安一直瞇著眼,不知道他是什麼都不想隻是在修生養息,還是在思考著什麼。梁健有些沉不住氣,但此刻他必須沉住氣。梁健端起茶杯喝瞭一口,茶水的甘冽幫他壓瞭壓開始急躁的心情。終於,白其安睜開眼,坐直瞭身子。他喝瞭一口已經涼瞭的茶,才將正眼看向瞭梁健,問:“你想讓我瞭解什麼真相?”梁健回答:“不是我想讓您瞭解什麼真相,而是我希望您能看到事情原本是什麼面目。”白其安笑瞭笑,那種笑帶著一種你就是年輕不懂事的意味,讓梁健覺得不舒服。但他忍瞭下來,等著他說話。他說:“如果每件事,我都需要去親自看事情的真實面目的話,那我估計得累死。我隻會去看我想看到的那部分。但你的那些事情,我不想看,至少暫時不想看。“梁健忍不住問:“為什麼?難道是因為……“說到這裡,梁健猛地剎住瞭話頭,剛才一時沖動,差點就說出瞭不合適的話。但白其安知道他想說什麼,他看著他笑瞭一下,說:“我不想看是因為事情還沒到需要我親自去看的程度。在我上任之前,我跟我的前任也就是夏廳長有過幾次接觸,他不止一次誇過你。但從我第一眼見你到現在,我一直都認為你還太年輕,雖然你年紀也算不得十分年輕瞭,但思想太年輕。這在官場不是件好事。“官場局中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