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导航福利app

……

特伦普觉得自己是真的倒霉。

从资格赛开始到现在,几乎就没有一件事是顺心的。

第一次打劫就踢到了一块铁板不说,还被反抢了60枚戒指…

当然,那60枚戒指也不是他们部的家底就是了。

作为一名成熟的商人,特伦普永远不会将自己的财富摆在明面上。

被苏牧抢了一波之后,他们的资源依旧不少,但为此耽搁的时间太多了,以致于他们在各个险地中都找不到怪杀。

原本想着这次任务需求的击杀数很多,容错率比较高,稍微努力点还是能追上去的,但前几天赛委会突然发出通知,将十万击杀数下调到了八万,并且提高了三阶妖兽的占比,这让各个队伍的任务效率大幅提升,同时也抹灭了他心中那一丝侥幸。

迫于无奈,特伦普只好联系其他队伍购买击杀数量。

总共买了六万,花掉了手中几乎23的资源。

特伦普相当心痛,但又没有别的办法。

要是资格赛就被淘汰出局,他还有脸回学校面对乡亲父老吗?

和服樱花妹子笑靥如花美腻了

相比之下,损失亿点钱并非不能接受。

毕竟钱这个东西,对于有能力的修炼者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

然而,就在他进城以后,想去狩猎公会补充战备资源时,突然发现自己被教会拉入黑名单了……

不仅是他,所有人都被拉进黑名单了。

特伦普很快反应过来了教会的套路,不禁泪流满面。

太难啦!

正式比赛还没开始,他们的资源就只剩下20不到了,还打个象拔蚌啊!

这简直比隔壁苏珊婶婶用过期面粉拷出来的三明治还要糟糕!

可再糟糕,再辛酸,比赛还是得继续。

特伦普不得不将算盘打到了单人赛上。

他和德鲁多、波里斯三人的实力虽然算不上顶尖,但对付大部分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如果能多抢一些密匙卡拿去卖,应该能获得不少资源。

特伦普都没准备在单人赛上拿名次了。

总排名中单人赛的占比非常低,不值得他们去拼命。

所以特伦普选择放弃单人赛,力为后边的混战赛做准备。

如果有人愿意购买,他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初始密匙卡也给卖掉。

然而命途多舛,

他的生意还没开始做,又碰上了一个强盗。

以往的比赛,特伦普没少跟银可可做买卖。

通常卖价为100万的物品能被那小姑奶奶直接砍到5000……

一开始特伦普是拒绝的。

这种亏血本的生意打死他都不会做!

直到银可可掀了他的摊子。

特伦普深知银可可的实力。

若是光明正大的k,他跟德鲁多和波里斯三人加起来都不是银可可的对手,更何况现在只有他一个?

只能逃,没有第二个选择了。

所以特伦普十分果断地撒腿就跑。

面子什么的此刻都已经不重要了,能苟下去弄点物资回来才是硬道理!

银可可显然不打算放过这只小羊羔。

在特伦普转身的那一刻,她脚下亮起一抹青光,飞快抬腿追了上去。

她的步伐很快,快到都要看不清了。

除了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道残影的基本操作之外,她的脚跟还拖着一条长长的青色光尾,卷起无数气流,仿佛踏风而行。

两百米距离,仅仅三秒不到便只剩下20米了。

特伦普吓得一个哆嗦,背上冷汗直冒,回头便是一个大招!

“苍鹰叩!”

灵力翻涌,于空中凝成一头栩栩如生的猎鹰,扑闪着翅膀朝银可可俯冲下去。

特伦普看都不看又提起灵力跑路…

“铛!”

银可可将红缨枪重重插入地底,脚底一蹬,直接一记撑杆跳躲开了灵力猎鹰。

少女小小的身体在空中螺旋转体540°,随后“咚”一声稳稳落到特伦普身前,将地面都踏出了蛛网似的裂纹!

特伦普的脚步戛然而止。

唰!

银可可回头,红缨枪划破空气,准确的抵在了特伦普脖子边上。

“把卡交出来吧。”

特伦普吞了口口水,汗如雨下。

他脸上的肉抖了抖,挤出一个笑容,道:“可可队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做个交易,你先放了我,我保证…”

“别跟我废话!”

银可可瞪起眼睛,“快点把卡交出来!”

“可可队长,我……诶诶停停停,我给我给!”

特伦普本来还想忽悠两句,结果看到枪尖亮起了一抹青光,顿时就老实了下来。

再不交卡,少不了要挨一顿毒打。

卡没了还能再抢,人受伤了,那才真是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为规则的缘故,这次单人赛的节奏会非常快,除非拥有足够多的密匙卡,不然根本挤不出时间去疗伤。

特伦普慢慢把手放进兜里拿卡,同时观察着四周,想看看有没有友军能救救自己…

“你再磨磨蹭蹭,信不信我直接废了你?”银可可语气不善地道。

她手腕一扭,枪尖青光顿时高涨,状若莲花。

“别别别,给你给你…”特伦普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摸出一张密匙卡递给少女。

“还有一张呢?”

“嗯?不是就一张吗?”

特伦普迷糊道,“裁判一共就给了两张,我过来的时候用掉一张,只剩一张了啊?”

银可可眯起眼睛:“你确定?”

枪尖上的青色莲花变得越发灿烂起来。

“啊!我想起来了,杀怪还给了一张!”

特伦普一拍脑袋,作恍然大悟状,从另一个兜里又摸出一张卡。

还不等他伸手,银可可便一把将卡抢了过去,确认没问题后,才收起枪,哼了一声,“你走吧,一会再来找你。”

…还来找我?

你是魔鬼吗!

特伦普二话不说朝远处跑去。

他决定了,要远离这片区域,越远越好!

特伦普仓皇逃窜,银可可翘起了嘴角。

她当然不会真的去找特伦普,否则也不会提前打招呼了。

说那句话,目的就是想让对方一边呆着去,别在这里跟她抢卡。

特伦普的实力在她眼里虽然很一般,但放到5000个参赛选手中还是能算是上游的,至少能轻松打劫其中一半的人。如果再和德鲁多跟波里斯集合在一起的话,她要应付都有些麻烦。

灵力只有那么多,用一点就少一点,所以要尽可能的避免高强度战斗。

特伦普跑得没影后,银可可扫视一圈周围,又迅速奔向另一个人。

三十秒后,她的密匙卡又多了两张。

另一边,

苏牧也抢了两个人。

但没有再继续了,而是慢慢飞向传送台。

他的想法和银可可差不多,尽量节约灵力,不过是以一种更轻松的方式。

除了少数比较厉害的人之外,其他选手基本上一个千倍失重园就能搞定。换句话说,他抢一个四阶中级和抢一个四阶初级的人消耗的灵力是一样的,前者明显效率更高。

——四阶顶级和高级的选手,大多会想办法在第一轮凑齐密匙卡,毕竟第一轮的菜鸟最多,打起来相对轻松一些,用不了多少灵力。

而四阶中级的人,则会瞄准四阶低级,同时提防四阶高级和顶级。

他们在抢到部分密匙卡之后,会优先选择进入下一轮,然后找个地方苟起来,因为他们的目的本身就不是冠军,而是尽量让自己拿到更好的排名。

处于生物链底端的四阶初级选手就比较惨了,想多熬几轮就必须抱团,否则被抓住就直接gg。

毫无疑问,第一轮5000人同场的混战会异常激烈。

苏牧懒得去搅混水,准备到第二轮的战场等他们。

如果不是传送台有倒计时的话,他都想直接到第五轮去了。

第一轮混战有20分钟,现在还剩17分钟。

场上的传送台不少,苏牧随意找了一个,大大咧咧的坐到上边观战。

附近有好几十个也在等着传送台启动的人,但没有一个敢上前。

甚至许多人见苏牧过来了,一声不吭地便离开了现场,跑去了其他点位…

没办法啊,谁也不知道传送台是不是定点传送啊!

万一人都传到一块儿了,苏牧先过去蓄个力等着,他们怕是视线还没恢复过来,人就先躺在地上了…

那可是单枪匹马杀入兽潮的男人,谁顶得住?

人嘛,该怂的时候就要怂,识时务者为俊杰。

剩下没走的大多都是女孩子。

一双双眸子注视着苏牧,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迷醉的表情。

她们早就知道苏牧很帅了,却没想到苏牧真人比照片更帅…

苏牧眼前不断跳出系统提示。

好感度+50、好感度+30、好感度+70……

至于名字,都被他手动忽略掉了。

“大师兄!”

“苏牧师弟。”

不多时,木子欣和明藏找了过来。

苏牧问:“你们卡拿够了吗?”

“应该不够吧…”

木子欣抓出一把密匙卡,数了数道,“才9张。”

“我有7张。”明藏道。

苏牧点点头:“那我们下一轮一起把卡凑齐吧,估计20张应该够用。”

说着,他故意扫了一眼一直呆在周围看他的少女们。

目光十足的不怀好意。

少女们心中一凉,顿时作鸟兽散。

见状,苏牧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从心底来讲,他还是不愿意欺负女孩子的,能不和女生打就不和女生打。

当然,如果执意要跟上来,他也只能辣手摧花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战场上到处都是让人眼花缭乱的技能。

学生们打得不可开交,场面十分焦灼,惟独苏牧三人所在的这块地方异常平静。

这方圆百米仿佛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隔开,里里外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敢来参加单人赛的都不是傻子,即便没看过兽潮的视频,也听说过苏牧的名字。

在蓝星上,可不是光靠颜值就能火起来的,苏牧能这么出名,定然有着极其强悍的实力,谁想不开了才会去主动找他的麻烦…

哪怕自认为能打得过苏牧,也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除非不想拿名次了。

倒计时还剩下两分钟。

苏牧看了半天,发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其中一个叫陈曜的男生给他的印象还挺深刻的。

当初来打了个招呼就走,背影相当坚定,仿佛燃烧着火焰。

另外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特伦普、德鲁多和波里斯了。

这三个人已经成功会师,正在到处打劫其他小朋友。

他们的盟友还在慢慢增加,从一开始的三个变成了七个。

“的确有两把刷子。”

苏牧在心中评价道。

别的不说,特伦普拉帮结伙的能力是真的强。

尤其是头上还顶着奸商的名号,想做到这种地步更加不容易。

但受限于自身的实力,特伦普很难找到真正厉害的盟友,所以苏牧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搞事情,甚至巴不得他们多抢一些…

反正到最后都是他的,还能省点力气去找人。

“嗯…?”

苏牧正琢磨着一会怎么收拾特伦普,身后突然有两道熟悉的气息一前一后进入了他的感知范围。

苏牧不由回头。

只见一个彪形大汉双拳放光,正追着一名漂亮少女穷追猛打。

他脸上冷漠到连个表情都没有,好似完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

“可可,苏牧注意到你了。”

玉佩微微亮了下,银九山提醒道,“在你右前方两百米。”

银可可咬了咬牙,加速朝苏牧跑去。

她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米尔斯一看到自己就跟个疯子似的冲上来,一句话都不说便直接开打,而且还是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自己又没惹他,凭什么啊!

银可可憋屈得不行。

要不是想进决赛争夺冠军,她今天非得把米尔斯揍成狗熊不可!

哪怕把看家本领使出来都在所不惜!

她可是堂堂苍澜国公主,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苏牧眼瞅着战场离自己越来越近,悠哉悠哉地发动失重域,带着木子欣和明藏飞到了天上。

嘴角微微翘起,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银可可见此,哪还不明白苏牧的心思?

这个男人就是想看自己笑话!

本姑娘岂会如你的愿?

银可可大声道:“米疯子,你喜欢的人就在上边,他的女朋友现在都不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还不好好把握!”

苏牧:???

银可可你是不是欠抽??

……

……